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文章详情
 
文章搜索
 
 
一名“潜伏”武汉多年的美国科学家【网转】
作者:朱明智库    发布于:2020-05-21 07:16:10    文字:【】【】【

一名“潜伏”武汉多年的美国科学家【网转】

 

中国拒绝美国科学家去武汉!”“中国到底在害怕什么?!”“中国到底想隐瞒什么?!

在美国政客的谎言备忘录上,攻击中国成了他们攫取政治资本最经济实惠的手段。

可惜,这一闹腾,把美国科学家折磨的忍无可忍,不仅纷纷出来打脸本国政客们,指证病毒乃自然产生,还顺带把自己怎样跟中国研究所套近乎的手段也公之于众。

近日,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60分钟》节目采访了一名潜伏在武汉病毒研究所长达15年的美国科学家——彼得·达扎克(Peter Daszak)。他之所以出离愤怒地走到电视台上控诉美国政府,是因为白宫在五月初中断了对他任总裁的研究机构的拨款。

我们这才恍然大悟:达扎克的机构(EcoHealth Alliance)曾经在美国官方的协调和拨款下,与武汉病毒研究所有过长达15年的合作!

美国政客攻击武汉研究所最凶残的时候,中国都没人强迫达扎克替中国说句话,小心翼翼的保护着科学家之间纯粹的友谊。那么他究竟是被谁胁迫了?

原来,五月初,美国政府给他的机构拨款中断,他迫不得已,走到聚光灯下。

那为什么美国政府要终止给他的拨款呢?

4月,美国议员马特·盖兹(Matt Gaetz)编造阴谋论称,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曾出资370万美元给武汉病毒所进行危险的病毒实验。

达扎克直呼天地良心!这钱不是给武汉病毒研究所的,而是拨款给自己的机构的!盖兹用了一招偷换概念,让民众以为这笔钱全数给了武汉病毒研究所。

而实际上达扎克承认:每年与中国的合作上,花费大概10万美元。

请注意报道的措辞:Daszak had been spending about $100,000 a year collaborating with the Wuhan lab.

科学家说话是相当严谨的。如果这笔钱是给了武汉病毒研究所,那么他会说,这笔钱给了武汉,因为非政府组织的经费支出是要经得起审计的,更别提这是美国政府资助的NGO了。

真是尴尬,这10万美元能干什么?别说给中国科学家做科研经费了,够不够达扎克和他的团队往返中国的差旅费都不一定。

在谈到基于什么契机跟武汉病毒研究所搭上线的,达扎克说:我总不能这么冷不丁的跟中国人说:嗨,我想看看你们在研究啥病毒。我必须要通过正规的渠道。因此,我们跟NIH做了汇报。他们给了我们一个名单,让我们跟名单上的中国科学家合作。也就是说,我们和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合作是经过NIH批准了的。

达扎克的机构与武汉病毒研究所合作了15年,共同研究了数百种来自蝙蝠身上的病毒,并做了各种分类。

达扎克还表示,瑞德西韦Remdesivir)这个被美国奉为治疗新冠肺炎的神药,也是他的机构与武汉病毒研究所合作的项目中得到的病毒中进行测试,才获得了突破。他说,武汉病毒研究所是一个受世界尊敬的研究所。(The Wuhan Institute is internationally respected.

主持人追问病毒是否为武汉研究所制造,达扎克斩钉截铁地回答:NO!并表示没有证据表明世界上任何地方的实验室拥有这种病毒

此外,根据达扎克所述,美国驻中国大使馆曾于两年前到访过武汉病毒研究所,之后向美国国务院的发送了一份外交电报,指出研究所人员培训方面存在不足的同时也表示研究所的工作对预测和预防未来的疫情有重要意义

还指责中国不允许美国科学家去武汉?先把美国所有科学家的行踪都好好捋一遍吧。

比如,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病毒猎手伊恩·利普金教授1月底抵达中国,在中国呆了整整一周。而美国政府在此后的2月、3月、4月一直在指责中国不允许美国科学家去中国调查。利普金教授在3月份接受福克斯电视台采访时说,他和中国科学家每天都保持密切的联系……

这就是美国政府,曾经说过的话都可以变成空气。

美国政府的行为让科学家们感到震惊,也感到寒心。

参与过EcoHealth Alliance与武汉病毒所合作项目的美国流行病学专家莫林·米勒(Maureen Miller)在采访中表示,作为一个科研机构,NIH如果要中止对一个科研项目的支持,通常是因为在科研领域出现了问题,例如数据造假或是对参与人员构成严重危害。而EcoHealth Alliance和武汉病毒所的合作绝对不存在此类问题。

更有意思的是,当《60分钟》向NIH提出为何停止资助项目时,该机构却拒绝回答。并在追问病毒来源时表示有关病毒起源的问题直接交给国家情报部门负责人

堂堂美国国家级卫生机构让记者把病毒起源问题交给情报负责人来回答,这真是值得细细品味。


【参见】

https://kan.china.com/article/806107.html

https://toutiao.china.com/s_sgqq/xw/toutiao1/13000098/20200520/38244861.html

http://news.china.com.cn/2020-05/14/content_76043113.htm

https://news.163.com/20/0519/15/FD0IFFH100019K82.html

http://www.beijingreview.com.cn/shishi/202005/t20200514_800204399.html

http://www.xilu.com/jsdt/20200520/1000010001131619.html

http://finance.sina.com.cn/wm/2020-05-18/doc-iircuyvi3769018.shtml

https://www.360kuai.com/pc/96be6893d19dd7d7e?cota=3&kuai_so=1&sign=360_57c3bbd1&refer_scene=so_1

https://news.qq.com/a/20200519/005221.htm

https://news.dahebao.cn/dahe/appcommunity/1532639?newsId=1532639

https://www.sohu.com/a/395121584_433398

http://www.kguowai.com/html/1978.html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

https://baike.sogou.com/v224208.htm?fromTitle=%E7%BE%8E%E5%9B%BD%E5%9B%BD%E7%AB%8B%E5%8D%AB%E7%94%9F%E7%A0%94%E7%A9%B6%E9%99%A2

https://www.nih.gov/

http://www.istis.sh.cn/list/list.aspx?id=10816

武汉病毒所

https://baike.sogou.com/v5912707.htm?fromTitle=%E6%AD%A6%E6%B1%89%E7%97%85%E6%AF%92%E6%89%80


 
 
当前位置